【師父有話說】  頑倔傲慢的烈豆


發佈日期:2020-02-18     182

我們早上吃稀飯,假如稀飯裡有一塊石頭,你會怎麼處理?吞下去或咬碎,還是把它吐掉?相信你會以不同於一般的狀態來處理它。

我們吃綠豆湯的時候偶爾也會遇到這種情況:有一種豆子很硬煮不爛,鍋子裡所有的綠豆一顆一顆都煮開、煮熟了,吃起來軟糯香甜,突然間你咬到一顆很硬、好像石頭一樣的豆子,立刻將嘴裡的綠豆全部吐出來,仔細找找,啊!怎麼會有一顆豆子煮不開呢?趕緊把它給挑出來丟棄。它害得你差點咬碎牙齒,還連累了那一鍋綠豆湯,因為你對綠豆湯沒信心,擔心湯鍋裡還有沒有沒挑出來的硬豆子,所以接下來,你再也不敢放大膽吃了。而那一顆讓你吐了滿嘴的豆子,叫做「烈豆」。碰到它,你會馬上把它犧牲掉,對它來說頗壯烈,所以叫烈豆還蠻貼切的。

世尊那個時代也有烈豆。當年,世尊還是印度的悉達多太子時,從小有一位玩伴,名字叫做「車匿」,也叫做「闡陀」。當悉達多太子離開王宮出家時,由車匿一人駕車送行,等到太子成佛後,車匿也出家修行。他們一直相處在一起,感情當然很要好,從世尊把龍袍送給了車匿,頭髮和寶劍也都一併交代給了他,就能看得出來。

但是車匿與所有比丘都相處不好,看誰都不順眼,常常與人起衝突,也就是我們現代人說的難搞、不合群。這是因為車匿認為自己很早就陪伴佛陀,自己是最特別的,哥倆好的交情誰也比不上,因此產生了傲慢心理,總是看低別人,若是看到佛陀對待其他弟子好,還會生氣,覺得那弟子不夠資格、配不上佛陀的教導。佛陀勸了車匿幾次,仍無法改正他傲慢瞋恚的心理,所以佛陀入滅前,特別吩咐比丘們要對車匿進行「梵罰」,希望能藉此激勵他醒悟,不再背負惡果,證得阿羅漢。

梵罰是什麼?就是大家都不要跟他講話,佛陀這法子真妙!沒人理睬的車匿只好獨自一人在鹿野苑附近精進修行,卻證不了果,但此時他的傲慢瞋恚開始降溫,人總是如此,一旦怨氣消除了,思緒便逐漸清明。車匿想到要去找阿難尊者指點,他問道:「身心一切都是無常無我的,那做了善業與惡業之後,是誰要承受果報呢?還是說,根本沒有人需要承受果報?」

阿難尊者見車匿渾身的怨怒降溫,知道他已是接受佛法的好根器,便向他解說甚深的「緣起」道理:「在身心的連續變化中,並不存在一個固定不變的我,由於沒有一個固定不變的我在承擔果報,所以不落入〝常見〞;另一方面,在身心的連續變化之中,有一後續的身心存在著,這個後續的身心承受果報,所以不落入〝斷見〞。」

經由阿難尊者的指點,車匿以強大的覺性看清身心現象的崛起過程,滅除了常見和斷見,處於中道而證得了聖者果位。從煮不爛的烈豆,講到車匿深切後悔過去錯誤的言行舉止而做出修正,終得阿羅漢果,就是提醒大家要時常反觀自省,莫要傷人傷己,這對修行者而言,是無上福報。

購書網址:https://huayenculture.com/shop.aspx?ProdID=C006



文章出自:《安居講談一》第四章:草創華嚴

頑倔傲慢的烈豆 發佈日期:2020-02-18

我們早上吃稀飯,假如稀飯裡有一塊石頭,你會怎麼處理?吞下去或咬碎,還是把它吐掉?相信你會以不同於一般的狀態來處理它。

我們吃綠豆湯的時候偶爾也會遇到這種情況:有一種豆子很硬煮不爛,鍋子裡所有的綠豆一顆一顆都煮開、煮熟了,吃起來軟糯香甜,突然間你咬到一顆很硬、好像石頭一樣的豆子,立刻將嘴裡的綠豆全部吐出來,仔細找找,啊!怎麼會有一顆豆子煮不開呢?趕緊把它給挑出來丟棄。它害得你差點咬碎牙齒,還連累了那一鍋綠豆湯,因為你對綠豆湯沒信心,擔心湯鍋裡還有沒有沒挑出來的硬豆子,所以接下來,你再也不敢放大膽吃了。而那一顆讓你吐了滿嘴的豆子,叫做「烈豆」。碰到它,你會馬上把它犧牲掉,對它來說頗壯烈,所以叫烈豆還蠻貼切的。

世尊那個時代也有烈豆。當年,世尊還是印度的悉達多太子時,從小有一位玩伴,名字叫做「車匿」,也叫做「闡陀」。當悉達多太子離開王宮出家時,由車匿一人駕車送行,等到太子成佛後,車匿也出家修行。他們一直相處在一起,感情當然很要好,從世尊把龍袍送給了車匿,頭髮和寶劍也都一併交代給了他,就能看得出來。

但是車匿與所有比丘都相處不好,看誰都不順眼,常常與人起衝突,也就是我們現代人說的難搞、不合群。這是因為車匿認為自己很早就陪伴佛陀,自己是最特別的,哥倆好的交情誰也比不上,因此產生了傲慢心理,總是看低別人,若是看到佛陀對待其他弟子好,還會生氣,覺得那弟子不夠資格、配不上佛陀的教導。佛陀勸了車匿幾次,仍無法改正他傲慢瞋恚的心理,所以佛陀入滅前,特別吩咐比丘們要對車匿進行「梵罰」,希望能藉此激勵他醒悟,不再背負惡果,證得阿羅漢。

梵罰是什麼?就是大家都不要跟他講話,佛陀這法子真妙!沒人理睬的車匿只好獨自一人在鹿野苑附近精進修行,卻證不了果,但此時他的傲慢瞋恚開始降溫,人總是如此,一旦怨氣消除了,思緒便逐漸清明。車匿想到要去找阿難尊者指點,他問道:「身心一切都是無常無我的,那做了善業與惡業之後,是誰要承受果報呢?還是說,根本沒有人需要承受果報?」

阿難尊者見車匿渾身的怨怒降溫,知道他已是接受佛法的好根器,便向他解說甚深的「緣起」道理:「在身心的連續變化中,並不存在一個固定不變的我,由於沒有一個固定不變的我在承擔果報,所以不落入〝常見〞;另一方面,在身心的連續變化之中,有一後續的身心存在著,這個後續的身心承受果報,所以不落入〝斷見〞。」

經由阿難尊者的指點,車匿以強大的覺性看清身心現象的崛起過程,滅除了常見和斷見,處於中道而證得了聖者果位。從煮不爛的烈豆,講到車匿深切後悔過去錯誤的言行舉止而做出修正,終得阿羅漢果,就是提醒大家要時常反觀自省,莫要傷人傷己,這對修行者而言,是無上福報。

購書網址:https://huayenculture.com/shop.aspx?ProdID=C006


六祖惠能的袈裟 發佈日期:2020-02-13

出家人有一個寶貝,就是袈裟。據說,禪宗五祖弘忍決定將衣缽傳承給惠能時,曾拿出木棉袈裟對惠能說:「這件袈裟不是佛法,但它是佛法的憑信。」惠能恭敬的接過袈裟,仔細一看,果然做工考究,色澤鮮亮。他料想自己繼承五祖衣缽,必然引起嫉恨,於是,深夜之中悄悄離開了山門。

果然,不久之後,數百人為了那件袈裟追他而來。惠能跑不動了,只好把包著袈裟的包袱放在路邊石頭上,喊說:「袈裟是傳法信物,怎麼能用武力搶奪?有衣無法,如鏡中之花!」然後轉身鑽進路邊草叢裡。追兵趕來,伸手去拿石頭上的包袱,眾人使出渾身力氣,也不能搬動分毫,只好放棄,惠能帶著袈裟來到了寶林寺。

幾個月後,來了一隊僧人,個個拿著火把,來到後面寺門使勁砸門,原來又是來搶袈裟的!惠能拿起包袱急忙從前門出去,飛也似的朝一座小山裡跑去。僧人搜遍山坡,找不到惠能,一氣之下便放火燒山,整個山坡全成了一片火海。惠能眼看著大火逼近自身,穿上袈裟,坐在一塊石頭上,閉目入定。那時,他感覺自己整個身體往下沉,周圍一切離他遠去,火光不見了,濃煙散去了,世界出奇的寂靜。

烈火燒了一晚,待到天明,惠能睜眼一看,昨日還是鬱鬱蔥蔥的草木,此時全被燒成了灰燼。看看身上,那光艷照人的袈裟上儘管落了一層煙灰,但卻沒有絲毫破損。這就是禪宗六祖惠能與袈裟的故事。

惠能說「有衣無法,如鏡中之花」,實在是太對了!修行的重點從來不在袈裟,而是穿著袈裟的那個人修法的心。袈裟,原是一個修行人的象徵與代表,出家人披袈裟、在家人搭縵衣,同樣都是修行人,就像一個公司裡的正式職員與臨時員工的身分之差;以入世的功利視角來說,正式員工的薪資福利皆優於臨時員工,所以大家都會拚盡全力在工作中表現,以求考核晉級能成為正式職員。

如果為了要擠掉一起參加考核的競爭對手就去殺人放火,那非但無法得到公司的正式任用,還會被判刑坐牢;試問,假設一個人真的做出了傷天害理的罪行,即使能力再優秀,公司還敢聘用這樣一個殺人兇手嗎?同樣的道理,為了一件象徵身分的裟袈就去放火燒山,殘害生靈,起了殺人歹意,生了嫉恨惡念,這是中邪入魔,即使身披禪宗六祖惠能所傳承的袈裟,佛祖也不會承認你是佛弟子;事實上,這樣惡劣的品行也不配稱之人了。

擁有袈裟或沒有袈裟,兩者差距相當地大,在佛道中摸索一段時間的人要去思考,自己是否要在這個大單位裡成為一名正式職員?接受組織種種條約規範。擁有披袈裟的資格,從來不是要取得高尚的社會地位與他人的恭敬崇仰,千萬不要本末倒置,別想岔了修行真義、執迷於外物表象。擁有袈裟不只是要得到它的利益,更重要的是,透過它對自己修行信心的肯定,尊敬自己的信仰視為此生榮耀,這才是袈裟真正的意義。

◎購書網址:https://www.huayenculture.com/shop.aspx?ProdID=C006


覺知當下,一切皆法 發佈日期:2020-01-10

覺知當下,繫心於道,處處皆法。

張大教網,下生死海 發佈日期:2019-12-28

小孩子一上球場,總是開開心心的,球還沒有丟出去,他們就開始笑了,投歪了、暴投了都無所謂,他們的遊戲規則不太規律,不像是在打球,倒像是在玩球,小孩子把打球這件事情變成了一場遊戲,很好玩,沒有壓力,沒有輸贏。但球員就不一樣了,有輸有贏,且規則非常嚴謹,有人患得患失,甚至有參賽者為贏得比賽,抹黑栽贓對手,這個過程裡沒有高興沒有歡喜,只有得失。

得到奧運金牌的那種震撼很不得了,體育界中的完勝強人,幾乎十全十美的厲害,那種止於至善類似佛的境界,凡人很難理解;不過,眾生海海,奧運金牌能有幾人?這個世界上有六十幾億人口注定平凡,平凡也是福,他們畢生與超凡入聖無緣,因為自由自在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重要了。當然,失去那份自在,沒有一個混亂的規則,沒有任何標準要求,就沒有條件去挑戰世界唯一的紀錄。我們修行就是要挑戰,但想挑戰就一定要有基礎。

健全的人格與觀念,是修行基礎,當你健全基礎條件之後,就能發現弘法利眾生,好像運動一樣,需要有隊友跟你搭配,才能進行攻防。我們修行也講超越,所要超越的對象不是別人而是自己。首先,我們要了解自己,方能自我超越。

天台宗智者大師說:「張大教網,下生死海,補人天龍,置涅槃岸。」大教,即教儀及教理,也就是用佛法的大網,在生死大海中,將人間及天上的眾生,撈起來置於不生不滅的大涅槃境界。不修行就不知道佛法殊勝,更無法體驗不思議解脫境界。同樣是修行,若不弘法利眾生,根本達不到不思議解脫境界,因為你只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想,用自己的做法去做,困在小世界裡畫地自限,格局必然有限。

接觸大眾、與眾相處,是一種非常好的修行方式。要如何處眾?祖師告訴我們「張大教網」,把正法的語言文字打開而步入群眾,即「下生死海」。教化眾生的目的,是在使自己成為人天龍,而不是要挑人天龍來教化,這世上的人天龍又有幾個呢?眾生皆活在慣性中,有經年累月養成的習慣,若能幫助某人改變意識形態的標準,那教化者與被教化者都是人天龍了!怎麼點醒?怎麼折服?怎麼攝受?如何進行?這才是真正考驗我們的修行啊!

◎購書網址:https://huayenculture.com/shop.aspx?ProdID=C006


置心一處,緊守正念 發佈日期:2019-12-26

「俱胝一指」的一指禪公案,每回讀它,都能提醒自己:置心一處,緊守正念。

唐武宗年間的俱胝禪師,凡遇到有人向他請問佛法,他只會豎起一根手指頭,其他什麼都不說。他門下有個小沙彌覺得很好玩,有樣學樣,如果遇到有人問道又剛好俱胝禪師不在,他就學他師父那樣,也豎起一根手指頭,問道的人似有所悟,點點頭便回去了。

小沙彌很得意,開心的跟俱胝說:「我也會佛法啦!我今天開悟了一個人,那人很高興地回去了。」俱胝問:「你是怎麼幫人家開悟的?」小沙彌就豎起拇指,回說:「他問我佛法的中心思想是什麼?我就學您那一套,豎起一根手指頭拿給他看,他就悟啦!」

俱胝讓小沙彌再演示一次幫人開悟的過程,就在小沙彌把大拇指伸出來的瞬間,俱胝很快地拿了一把小刀把小沙彌的大拇指給割掉了,小沙彌當場嚇傻。俱胝再問他:「如何是佛?」小沙彌又想慣性地豎起那根拇指,卻看不到那根指頭,他立即恍然大悟了。

我們在學佛的時候,口口聲聲都是佛,到底佛在哪裡?以現在的話來講「覺悟到底是什麼?」你說得出來嗎?所以我們一定要掌握重心,若無法掌握就只是口頭禪,不是修道修行的本意。

從數息觀上來說,置心一處是將我們的心,安在息出息入之間,它是我們的安身立命之處,這個點在哪裡要自己尋覓,隨時隨地要能攝心在道。「你在哪裡?你從哪裡來?你叫什麼?」這些都不是世間的語言文字所能詳細表述的,它真正的大哉問是:你的心現在在哪裡?

有人在誦經時,誦一誦竟然會有三字經跑出來,這是因為他起了妄想,意念懸在那個地方。所以我們要訓練自己置心一處,把心安置在一個地方,緊緊地守住那個地方,當這樣的功夫成熟之後,法身慧命就會躍然出現。期待大家能真正掌握到修行的要領,才能獲得法益。

◎購書網址:https://huayenculture.com/shop.aspx?ProdID=C006


佛法與選擇 發佈日期:2019-12-19

很多年前,有一個做鰻魚生意的商人來找我,穿著體面,氣焰很高,開口便兇道:「為什麼佛教說不能養鰻魚、賣鰻魚?」我問:「誰告訴你的?」他說:「你們佛教講的。」我再問:「你今天是不是第一次來這裡?」他說:「是啊。」我答:「你第一次來,我也第一次跟你對話,有沒有跟你說不可以?」

佛陀的慈悲 發佈日期:2019-12-16

當年在靈山會上,有個婦人的兒子死了,她抱著屍體哭著求佛陀說:「世尊啊!你已成佛,你是萬能的,請救活我的兒子!我只有這麼一個兒子,跟他相依為命,他死了我也活不下去!」

生命的真面目 發佈日期:2019-12-09

《摩訶般若波羅蜜經釋論》卷十二當中,有一段「二鬼爭屍」的故事,內容有點恐怖殘忍,但它恰好說明了「佛法的中心思想」,佛法在於要每一個人都能認識生命的真面目。

故事中,有一位旅人錯過了旅店,來到一座荒廢神廟借住一宿,打算明天再趕路。半夜,一個小鬼拖了一個死人屍體進來,正當他快被嚇暈的時候,後面又有一個大鬼也跟著跑了進來,硬要搶走小鬼的屍體。兩隻鬼吵架吵得熱火朝天,半分不讓,都爭著說屍體是自己的,旅人只能躲在神龕下嚇得皮皮剉。

小鬼發現神廟裡還有一個人,就指著旅人說:「你出來,不要怕,你有看到屍體是誰先搬進來的吧!你來替我們評評理。」

旅人心想:「假如袒護小鬼,大鬼會把我吃掉;假如袒護大鬼,小鬼會找我算帳。」左思右想,反正都是個死,那就老老實實的死一回吧!於是就勇敢地說:「這個屍體,是小鬼搬進來的。」

大鬼一聽生氣了,立刻把旅人一隻手折斷吃下去,小鬼為了感謝旅人講真話,就從屍體上折了一隻手給他接上去。大鬼一看更生氣了,把另一隻手也折斷吃到肚子裡,小鬼又把屍體的另一隻折下來給旅人補回去。大鬼一看火氣更大了,直接把旅人的雙腿吃掉,小鬼很快地拆下屍體的雙腿幫旅人接回去。接下來,大鬼陸續吃了旅人的肚子和頭顱,小鬼也趕快把屍體的肚子和頭顱裝在旅人的身體上。

兩隻鬼一陣胡鬧後,呼嘯而去。就這樣,旅人原本的身體全給大鬼吃了,小鬼也替這個人全都接了回來,好像現在的器官移植,結果這個旅人仍然身體健全。旅人躺在地上,產生了疑問:我是誰?我到底有沒有死?現在這個身體,是那具屍體的,還是我的?這個身體裡到底有沒有我?

他想坐起來就真的坐起來了,他想站起來就真的站起來了,他想走路也就真的能走路,還能跑能跳。發現可以依心行動自如的時候,他想:這還是我啊!當旅人大悟,原來這個身體根本不是我的,那是假相,我的真如自性,是吃不了,也換不了的,這時才發覺另外一個真我。當下這一刻,他就證阿羅漢了。

我是誰?難道假合的四大色身是我?難道數十年的歲月就是人生?那實在是太渺小了。人是亙古今而不變,歷萬劫而常新,在物質身體之外,精神慧命永生不死。我,不是肉身的我,而是一個真實的我,一旦體證了無限生命的真我沒有死亡,便沒有恐怖,沒有顛倒妄想。

古代的人心寧靜,定力夠,所以會守住真心來觀察因緣變化;現在人受到的誘惑太多,對因緣變化又容易心生恐懼,所以難以成就修行。事實上,本來就是「無我」,色身都是假借和合的,當因緣起變化,一再重組,色身還是一樣。我們學習佛法,首先要先理解色身無常,知道法身慧命是什麼?然後去體會並兌現它,如此才是修行,這才是我們學佛的真正目的。

心海的境界 發佈日期:2019-11-27

華嚴入不思議解脫境界,講的是佛境界,這個境界,是要到達才有,不到達就沒有,所以我們強調實踐,透過實踐才能做到,方可到達境界。海雲比丘觀察大海,而到達這個境界。

真理與平等 發佈日期:2019-11-25

華嚴經是一部博大精深的佛家經典,我們應該要用很嚴肅慎重的態度去摸索探討,去進入經典的浩瀚領域,但是心境要放輕鬆,既嚴肅又要輕鬆,說起來很矛盾,但透徹生死如此,感受真理亦如此,它只是存在,矛盾或不矛盾一點都不奇怪,我們要在很嚴肅的情境中保持內心的活潑、活力與熱情才能發現真理,緊張兮兮地只會適得其反。

學佛與修行 發佈日期:2019-11-20

學佛就是要將偏差的觀念與行為扳正過來,把不正確的觀念與行為修正好了,如此才是學佛,否則即使是把所有佛教經典都背得滾瓜爛熟,也只是習得了學問戲論而無法究竟其深意。剛剛學佛的人最怕沒有耐心,初見識佛學瑰麗便自以為窺得全貌精義,或勤學未得要領,心感挫折便半途而廢。

職場即道場 發佈日期:2019-11-12

「他人即地獄」是存在主義哲學家薩特在創作戲劇腳本《間隔》中的一句台詞。在《間隔》中,三個亡靈在地獄中互相隱瞞、戒備、封閉、折磨,透過對彼此的了解,發現自己的真實與虛偽,每個人都是劊子手又同時是受害者,身在地獄之中,每個人卻又在內心建構了一座更加令人窒息的心靈地獄,就這樣陷入一個永恆的惡性循環,求生無路。上述的主角困境,是否與你在職場上的心境很貼切?